MENU
< 返回

情緒 VS 升學

晶晶對自己很有要求。

在破碎家庭成長的她,自小與媽媽相依為命,媽媽對她非常關注,在飲食、學業、以至日常生活習慣各方面都十分著緊。然而,媽媽卻因經歷過兩段婚姻破裂,對身邊事物看法較悲觀,對女兒亦然,一方面對晶晶抱有要求,卻同時表達出對她毫無期望、不相信她會做得好,這令晶晶年紀小小就感到很困惑,但她總會刻意保持樂觀,盼望調和家中氣氛,為自己和家人打氣,更在學業上非常努力,成功考入傳統名校中學。

然而,好勝的她踏入中學階段後就開始屢遇挫折,先因未為意地突出了自己而遭同儕排擠,繼而是讀書成績未如理想,抑鬱的情緒在中三起時時出現,更有如雪球般愈滾愈大。媽媽將她送往外國讀書,本以為減輕了讀書壓力就能改善情況,但她卻與寄住家庭的成員發生衝突,期間沒有人能支援她,抑鬱情緒愈演愈烈,甚至終日只想留在家中、不想與人接觸,也不想上學。媽媽只好接晶晶回港接受診治。晶晶確診患有「雙極情緒病」,輾轉間,她們找到浸信愛群社會服務處的青少年身心導航服務跟進情況。

眼看自己升學路徑變得迂迴、浪費了那麼多時間又返回原地,晶晶的心情非常低落,好不容易,她找到一些興趣班重拾動力、參加情緒和人際治療小組、並選讀了IVE課程。

但她的情況依然反覆。

由名校生轉讀IVE,晶晶花了很長的時間調整心情,每朝早上也需要一番掙扎才能上學,出席率也偏低,如是者在IVE讀書一年,她仍不太甘心,由始至終升讀大學才是她的夢想,惟媽媽卻堅持她應放棄,這令母女之間出現意見分歧,晶晶甚至曾因此而嘗試輕生……

跟進個案的社工明白晶晶首先需要做的不是解決升學問題,而是疏理情緒。晶晶接受了社工的輔導,嘗試接納和調節自己的情緒,並表達真正的感受;社工也重點讓媽媽明白晶晶的需要,並意識到她需要處理她的個人憂慮,覺察與女兒的情緒互動,從而幫助她們改善相處情況,並在升學問題上協商,以免令晶晶進退失據。漸漸地,晶晶學會了處理人際關係、平靜地與媽媽相處,並在學業上重拾信心,今天她已完成高級文憑課程,有資格可升讀大學了。

 

小組活動建立朋輩支援,讓同輩間互相幫助。

小組活動建立朋輩支援,讓同輩間互相幫助。

參加藝術探索活動,有助舒緩情緒、幫助表達自我。

參加藝術探索活動,有助舒緩情緒、幫助表達自我。

結伴同遊,望天望海,拉闊心情。

結伴同遊,望天望海,拉闊心情。

走進大自然,回顧成長。

走進大自然,回顧成長。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