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 返回

愧疚與感謝,脫離性罪行的羞恥 - 阿生的自白

我要向太太和父母說千千萬萬句對不起,我想向那位受害事主說無限的謝謝。

自從事主揭發事件後,我無時無刻都只有愧疚。父母和太太很擔心我是否心理變態,明明有著一個健康家庭,女兒也那麼大,還犯這種羞恥的罪行!

回想自己的人生,雖然出身自草根階層,但父母一直教我們要做一個正直的人。被拘捕那晚,我跪在父母面前,抱著他們的膝蓋痛哭,三十多年來都未曾這麼崩潰地哭過。他們沒有罵我,勸勉我錯的已經錯了,就要好好負上責任,我有的是寶貴生命和時間,還可以重新做人,回報父母,回饋社會。

母親給我一個信封,裡面是她為我而儲的私己錢,留待緊急的時候用的。她說現在便是緊急時候,「兒子,你拿它來付律師費,不要再增多個財政問題,在錢銀上添煩亂,影響到與太太的關係。」

面對太太時,我更是愧疚!從拍拖,到結婚,到女兒出生,我們一起生活了那麼多年,我以為自己已盡了應盡的責任,但原來口中說愛她的我,傷害得她最深的也是我。我犯罪了,而且是令人羞恥的罪行,她不能與任何人提起,要想辦法瞞著女兒和外家,還要擔心有傳媒報導,她承受無限大的壓力,壓力爆發時只能罵我,而我卻什麼也做不到!

我明白到犯錯是需要負擔責任,受到懲罰是天公地道,也是正義的彰顯,只是我難以面對太太和父母,也不知應該如何面對女兒,告知她發生了什麼事?這幾個月來的煎熬,親人的眼淚,對未來的擔心,我都刻骨銘心,我本來一生潔淨,安份守己,今次的錯成為我一生最大的污點,我真的很後悔。

我很徬徨,尋求幫助時找到明愛朗天計劃,為我這種觸犯性罪行的人和家人提供輔導,在數個月的輔導中,江主任引導我從受害事主的角度去看和體會,原來,我給了女事主一個很重的烙印,我想向她說句對不起,其實,我更要向她說很多很多的謝謝,因為她揭發了我的罪行,是她從這個犯罪的深淵中扯我出來,是她在我還有機會改過的時候,給我一個響警。

也是因為有江主任的輔導,我才能和太太打開心扉談話、向父母真誠坦白,把家中的問題都說出來。現在的我,只希望善用將來的每分每秒,把我的生命,給予太太、父母、女兒,也希望將我的經歷分享出去,讓更多犯罪者臨崖勒馬,重建新生。

 

生命由大大小小不同的故事組成,「相片說故事」讓受助者用圖像打開話匣。

生命由大大小小不同的故事組成,「相片說故事」讓受助者用圖像打開話匣。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