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 返回

調皮,別有內情

沒有人喜歡小豐,老師覺得小豐是一個很不專心上課的學生,同學則覺得他很骯髒。為甚麼總是用鼻涕來引人注意?那真是很討厭。

但只要對特殊教育需要有多些認識,就會知道他是一位「特別」的小朋友,事實上,小豐自小學一年級參與香港亞洲歸主協會常光睦鄰中心的弱勢社群功課輔導班時,就已被確診患有「過度活躍及專注力缺乏症」(ADHD)。在導師心目中,小豐是一位非常調皮的同學,永遠不能專心一致地做好一件事,完成一份家課都要起碼花上一小時,若「不幸」遇上作文或有創作成份的功課,則可能是花上半日時間也未必能夠做得完,有時更因不開心而更難以集中精神。頑皮之餘,小豐也因雙職父母疏於照顧而顯得缺乏自理能力,也因此而喜歡作出出人意表的行為,以為可以引人注意,結果卻令人側目。

許多特殊學習需要現在並未有根治方法,ADHD也不例外,小豐媽媽曾讓他接受學校支援,提升專注力,卻很早就覺得無效而中止治療,但雖然如此,輔導班上的導師們並沒有放棄小豐,正因功輔班人數少,導師可以多花時間在他身上,關顧和鼓勵他傾訴當日不開心的事,紓發情緒,也讓他明白到用骯髒的行為引人注意只會令他變得不受歡迎,沒有人會跟他玩。隨著成長,小豐亦開始學懂了衛生和保持清潔,他今年已經是小四生了,四年來在功輔班的日子令他早就適應這裡的形式,做功課的速度愈來愈快,專注力也不自覺地有所改善,最欣喜的則莫過於他能在英文默書取得八十分,更在學校考試的指定時間內完成試卷。或者小豐媽媽也想不到,簡簡單單在功課輔導班補習,也可為小豐帶來這個改變。

 

要令有過度活躍症嘅小豐靜下來做功課,真係一啲都唔容易。

要令有過度活躍症的小豐靜下來做功課,真不容易。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