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 返回

自強單親媽媽 走過抑鬱無助

對泳芝來說,最難捱的一刻已過。

7年前,才廿歲出頭的泳芝未婚懷孕,誕下女兒不久,她就和男友分手,種種變故教這位新手媽媽非常徬徨。她患上產後抑鬱,與家人之間的衡突更令她透不過氣:「與媽媽之間的爭議令我百上加斤,我整個人都崩潰了,最後被送入醫院。」

之後泳芝遂決意和女兒遷出娘家,告別這段瀕臨崩潰的日子。但她既與家人沒有聯繫,朋友亦不多,忙亂迷惘的情況沒有改善,她形容:「這是一種『百無』狀態,完全無人協助,無人分擔困難,終日分身不暇,即使自己病了,也沒有時間看醫生。成為人母後最初一兩年的確不太會教育女兒,需要多些支援。」

「我曾患上產後抑鬱,又是單親媽媽,所以一直有社工跟進我的個案,幫助我紓壓,同時扶助女兒健康成長。」她因而認識防止虐待兒童會的社工陳姑娘,以及公益金資助的「忘憂草」年青/單親媽媽支援計劃的兩位義工曼荷和阿璇。

曼荷和阿璇憶述第一次探訪泳芝家:「初見母女倆就感受到她們之間很親密,女兒有點害羞。隨後每個月都會探望她。我們會和女兒玩耍,亦幫媽媽教導小朋友,如教她自己收拾玩具,亦會教泳芝糾正囡囡的發音。如果泳芝在情緒或生活上有任何問題,我們亦可以幫忙。」

陳姑娘解釋:「義工家訪的作用就是為媽媽提供情緒支援,分享正面管教及育兒方法,同時讓孩子有多些社交機會,畢竟他們的生活只有媽媽和同學,較少接觸外界。像泳芝女兒,看到有兩位義工來探訪、陪她玩,就會很開心。」

經歷過風雨,泳芝喜見女兒快樂成長,剛見證了女兒幼稚園畢業這個里程碑,現在又陪伴她適應小學生活:「小朋友很快長大,升上小學後說話多了,還懂得頂嘴。檢查功課時發覺她有錯時,她就說:『是啊!我是大頭蝦。』」

回想當年得悉懷孕時,泳芝就立志做個好媽媽,今日她仍堅定不移:「女兒出世前我做保安,希望數年後女兒再大一點,我會有時間再次投身工作,將來供她讀大學,或鼓勵她找尋理想的工作,我的人生重點就是好好栽培她。」

 

為單親媽媽泳芝打氣!

為單親媽媽泳芝打氣!

義工家訪,給女兒多些社交機會,亦讓媽媽得到支持和關懷。

義工家訪,給女兒多些社交機會,亦讓媽媽得到支持和關懷。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