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 返回

鬆開強迫症的枷鎖

「我叫寶寶,渴望成為一位歌手。」

強迫症找上我
我自小就非常重視整潔,甚至有一點完美主義。我會將功課寫得極整齊,只要有一點不合心意我都會擦掉重做。讀中學時,我從網上留意到一些關於強迫症的資訊,有感自己的情況與強迫症徵狀相像,不得不膽戰心驚地走到社工室,向駐校社工求助。在社工安排下,我到精神科醫生處求診,那裡,我確診患了強迫症。

重重的枷鎖
強迫症令我每一天都過得很疲累。每次外出前,我都要花很長時間重覆洗手,確保雙手每一個部分都清潔乾淨。因此,即使我萬分不願,仍然一次又一次在約會中遲到,甚至錯過約會。與朋友外出時,我也不敢上洗手間,擔心要朋友久等。中學畢業後,情況亦未有改善,因為經常遲到。強迫症就像一重又一重的枷鎖,令我失去自由、失去了追求理想生活的能力。

鬆開枷鎖
記得有次,我與一位好友外出逛街,需要上洗手間,他知道我的情況,願意體諒,然而我卻在洗手間待了超過半小時,令他也忍不住向我發怒。我不能生他的氣,因為他已經付出了一百分的包容,始終每個人的容忍也有限度,不能總是要人無了期地等候我。我不想再讓愛自己、支持自己的人失望了。自此,我下定決心要減少洗手時間,在衞生的憂慮下,努力控制自己的洗手次數和時間。

尋求目標
年多前,我開始接觸香港神託會的青年新領域–青少年精神健康服務。起初,我還會因為擔心洗手問題而不敢報名參加活動。後來透過定期與社工面談,才慢慢了解自己的情況,學會接受病徵、與「它 」共存。這一年,我更認識了男朋友,他很善良,時常鼓勵我,與他一起創造的美好回憶,讓我變得堅強。我們已認定了對方,希望以後可以一起生活。因為想存錢旅行和預備將來的生活,我嘗試上班,擔任餐廳侍應。為客人收拾餐桌時,雙手難免會碰到客人用過的餐具或剩菜,我總感到非常不安。幸而得到同事的友善對待,加上我真的很希望繼續工作,最終總算可以在大部分情況下忍耐至下班才洗手。縱然強迫症帶來的焦慮持續,但我感覺到自己開始可以追求一些想要的生活了。

實踐夢想
今年初,社工更邀請我參加一個音樂會,成為歌手,演唱和分享生命經歷。因為我實在太喜歡唱歌了,所以沒想太多就答應參加。在排練過程中,我可以和許多有類似經歷又同樣對音樂充滿熱誠的伙伴一起為演出而努力。我選了「青春住了誰」這首歌,希望藉此答謝在我遇到困難時一直支持、鼓勵我的好朋友、男朋友,以及包容我的同事。我很享受這一次演出,會一直唱下去,以行動告訴大家,我會繼續唱好生命、追尋夢想。

鬆開強迫症的枷鎖
鬆開強迫症的枷鎖

回頁頂